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3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那一年,她結瞭婚,丈夫是一傢健美中心的教練,將門之後。這一對璧人喜結連理,羨煞瞭所有熟悉他們的朋友。冬雲的婉約,蘭勇的偉

不會在人生的道路上跑偏,也不會隨波逐流,不會誇大事情的不利面。不會在人生的道路上跑偏,也不會隨波逐流,不會誇大事情的不利面。鋼琴


  那一年,她結瞭婚,丈夫是一傢健美中心的教練,將門之後。這一對璧人喜結連理,羨煞瞭所有熟悉他們的朋友。冬雲的婉約,蘭勇的偉岸,他們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。

  今年30歲的冬雲是江蘇揚州人,揚州不僅出才子,也出美女。冬雲出落得嬌俏精致,活脫一個古代的仕女。她從某所著名的美院畢業後,留下任教。

  所有的激情都有歸為平淡的時候,他們的婚姻也不例外。夫妻倆都是有情趣的人,都非常註重生活質量,每天下班回到他們的浪漫小巢,他們總要把手機關掉,避免外界的一切幹擾,盡情地享受著溫馨的二人世界。

  而現在他們經常是相對無言,從無話不談已經到瞭無話可講,飯桌上,他們每個人都試圖找出共同的話題,可總是開瞭頭就無法繼續,然後兩個人各自默默地做自己的事,一個去書房玩電腦遊戲,一個去畫室作畫,就如同互不相幹的兩位異性合租者。

  是什麼時候結束的呢?那些戀愛中的好日子,那些曾經像人跡罕至的深潭一樣美麗的好日子。可是回憶也不能拯救他們的婚姻。

  身體健壯的蘭勇,在夫妻生活方面也有著過人的精力,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和妻子纏綿。但不知從何時開始,冬雲發現丈夫的性要求少瞭。她從一本生活雜志上讀到一篇文章,上面說,如果夫妻雙方中的一方性要求突然減少,很有可能預示著他有瞭外遇……

  冬雲聯想到最近丈夫很少再“糾纏”她,有時一兩個星期才有一次。於是,她開始懷疑他是不是有瞭外遇。

  經過一段時間的“明查暗訪”,終於有一天,在他們的新居裡,冬雲把蘭勇和他的一名女學員堵在瞭床上。

  當不堪入目的畫面映入眼簾時,冬雲沒有哭,也沒有鬧,她甚至像局外人一樣輕輕地為他們帶上瞭房門。冬雲的這一舉動嚇壞瞭蘭勇,因為嬌柔的冬雲經常會因為很不值得的小事而梨花帶雨,蘭勇總是像父親一樣百般哄勸才會讓她破涕而笑。

  蘭勇不顧一切地追上她,把她帶回傢,極盡溫存。他坦白說他的性伴侶其實不隻這一個,他和她們之間隻有性,沒有愛。他最愛的人是他的妻子。

  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?”冬雲聲音低弱,流在心裡的血終於化作瞭眼裡的淚。

  “如果一件衣服穿瞭7年,你覺得還有新意嗎?而你不是經常輕巧地搭配一件飾物就能穿出風情百種嗎?

  如果你天天吃同一道菜,即使是魚翅燕窩也會反胃吧?可是我們為什麼可以把白米飯吃一輩子呢?因為有不同的菜搭配。婚姻嘛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”

  蘭勇的流氓邏輯氣得冬雲說不出話來,但她又不得不承認他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。他們的愛情已經疲倦瞭,疲倦的愛情就像水裡缺氧的魚。

  自從偷情的事情被冬雲撞破後,蘭勇收斂瞭很多,和冬雲親熱的次數也多瞭起來。可是,冬雲還是明顯地感覺到瞭他的敷衍。

  2006年的情人節,蘭勇和冬雲去瞭桂林陽朔。冬雲希望在風情萬種的西街找回他們丟失的浪漫。

  在西街,冬雲竟然意外地邂逅瞭大學同學袁方。袁方夫妻正在和導遊砍價準備去漓江邊的“帳篷營”過夜,袁方夫妻的這一計劃,讓冬雲有說不出的驚喜。於是,他們兩對夫妻結伴前往。

  他們在夢幻般的漓江邊一邊燒烤,一邊聊著扯不斷的話題。

1394   袁方畢業後去瞭深圳,她的丈夫司馬是個成功的商人,風趣而幽默,不停地講著半葷半素的段子,袁方總是被他逗得笑翻在他的懷裡,他便好脾氣地拍拍她的頭,他們親熱的樣子讓冬雲的心裡很不平衡。夜深瞭,初春的漓江有點涼,冬雲和袁方各自回帳篷休息瞭,他們兩位男士還在喝著啤酒聊天。

  冬雲醒來的時候,不由大驚失色,因為俯在她身上的竟然是袁方的丈夫司馬,她大叫一聲,騰地坐瞭起來。“別動,”司馬伸手把她按倒,在她耳邊輕輕地說,“不要叫瞭,他在我的帳篷裡,和袁方在一起呢。”

  冬雲全身發抖,大腦裡一片空白,司馬的溫柔愛撫讓冬雲放松下來,慢慢地進入瞭狀態,接著她就真切地感覺到瞭體內異樣的撞擊。冬雲愣瞭一下,定睛看瞭身上的男人一眼,不是自己熟悉的老公。

  蘭勇呢?冬雲仿佛睡夢中才醒來一樣懵懂,左右看瞭看,蘭勇呢?他在哪?他在做什麼?清醒過來的冬雲馬上想到,蘭勇這時候正像身上這男人一樣,在他的老婆身上瘋狂著。

  突然的委屈和煩躁壓抑在心頭,這壓抑讓她要窒息,冬雲歇斯底裡地大叫瞭一聲,猛地把司馬從身上推瞭下去,把被子裹在身上,嚶嚶地抽泣。

  她不知道司馬什麼時候離開的,也不知道袁方是什麼時候進來的。袁方輕輕擁住她,她告訴冬雲,她和丈夫相處時間太久瞭,彼此都有些厭倦對方的身體。

  丈夫是個“空中飛人”,經常在全國各地跑,也就處處留情,甚至還在外地包瞭個二奶,後來她聽從朋友的建議,參加瞭換妻遊戲,丈夫從此也就回心轉意瞭。

  她還告訴冬雲,她參加過很多次換妻遊戲,每一次的體驗都非常美妙,對方夫妻都是高學歷人士,既有情趣,又不會產生麻煩。

  袁方的話讓冬雲安靜瞭下來,但是她還是沒辦法讓自己接受。從那以後,隻要蘭勇一觸摸到她,冬雲的身體就開始硬邦邦地發緊,以前丈夫每次的擁抱都會讓她全身酥麻,她會立刻熱烈地響應。

  可現在,冬雲感覺那麼別扭,身子有點發冷,下意識地向外掙瞭一下。蘭勇感覺到瞭冬雲的不自在,於是一用力,把她抱得更緊,他一邊和她溫存,一邊露骨地描述那天換妻的體驗,並一再追問她和別的男人做愛時是什麼感覺,冬雲隻覺得一陣惡心,她拼命地把他從身上推瞭下去。

  過瞭沒多久,蘭勇在網上又聯系上同城換妻俱樂部。但這次冬雲堅決反對。她認為自己已經錯瞭一次,不想再錯第二次。
工作第三種人 (損人害蟲型)不懂得尊重別人、以自我為中心的人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